Loading
0

至今未破的中国十大悬案 说明

公众号搜索菜鸟站长之家

朱令被投毒案。

有时,正义不仅会迟到,甚至也会缺席!

朱令案是一个陈年旧案,与白银系列杀人案、南大碎尸案等并称天下奇案,之前白银系列杀人案在警方持续而是八年的努力下,成功告破,但朱令案和南大碎尸案则暂时看不到任何侦破的曙光。

要命的是,受害人朱令目前仍然处于饱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其父母二十多年承受的痛苦更是常人难以想象,令人唏嘘。

1994年12月,清华大学化学系学生朱令开始莫名掉头发,并且全身剧痛不止。

1995年1月23日,朱令的头发彻底掉光了,在同仁医院住院观察一个月,不但疼痛越来越重,而且医院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1995年3月9日,朱令第二次出现怪病发作,有医生高度怀疑为“铊中毒”,但是没有进一步化验,病情迅速恶化,朱令不得不入住ICU(重点护理组)病房。

在死神一步一步逼近,所有人却束手无策的时候,朱令的中学同学、北京大学力学系92级学生贝志城提议利用当时国内罕有的互联网向全世界求救。

朱令的求救信在互联网上发布后,一周内便收到世界各地的医生回函几千封,其中30%都认为朱令铊中毒。清华、北大的学生把信件翻译成中文后送交到朱令家人和医院,在互联网的意义尚未显现出来的九十年代初,这期经典互联网案例寻求到的结果却并不受重视。最后抱著尝试的态度,终于由北京职业病防治所陈震阳教授确诊为铊中毒(致死量),随后利用普通工业原料普鲁士蓝解毒成功。

尽管当时总共只花了四十余元买来的普鲁士蓝将朱令体内的铊含量基本排除,然而严重的后遗症却和她终生相伴。

朱令

朱令多才多艺,自小便学习钢琴、古琴。

1992年朱令考上清华大学化学系,并成为校民乐队的主力队员,此外,她还是游泳高手,曾经在清华的校运动会上多次得到名次。

1994年荣获全国高校艺术表演独奏组二等奖,另外她也是北京市游泳二级运动员。(真的是多才多艺额。)

朱令(随母姓)出生于北京,户口本上全名朱令令,因为习惯问题,一直都称她为朱令。

家里有一姐姐吴今(随父姓),1989年4月在北大生物系读书的吴今,再一次野外春游中失踪,三天后在一个悬崖下面她的尸体被找到。

根据朱家亲友回忆:“姐姐吴今死于意外,当时他们同学到野三坡去游玩,回学校时分成了两拨儿,吴今本来是准备后走的,但她突然想起有事情没做完,要先赶回去,就独自追赶先走的那些人,在追赶的过程中不幸坠崖。”

事后发现该悬崖非常隐蔽不易发现,现在在该景区坠崖处还有警示标示。

当时吴今出事后,她的同游的同学均以为她随另外一拨人走了,到学校后又以为她回家了,直到上课发现她不在,才直到出事了,那时已经距离出事有三天了。

事后公安机关排除了他杀的可能,也没有自杀的理由,事件被定性为意外。

姐姐的意外死亡,给朱令全家带来沉重的打击,因此朱令改读清华,放弃了报考北大。

第一次中毒

1994年11月24日,这天是朱令21岁生日,吴承之专门请女儿到外面吃饭,为了赶清华“一二·九”的演出排练,她和父亲在学校附近中关村一家饭店吃了晚饭。

当吴承之拿著菜单订饭时,朱令就开始了肚子痛,吃了几口后,朱令就跟父亲说,难受,吃不下。原本开心的晚宴以疼痛收场。

吴承之以为女儿劳累过度,或者是肠胃不适,没有太放在心上。留下了钱让朱令第二天去看病。

接著(12月5日)胃部不舒服,最后(12月8日)她的头发开始脱落,并在几天内掉光。

12月23日,朱令入住北京市同仁医院消化内科病房,虽然没有查出病因,但住院一个月以后,朱令的病情得到缓解并长出了头发,于1995年1月23日出院。

回家后的朱明新晚上打地铺陪女儿,朱令“肚子疼得整夜都睡不著”,且腰部长出“带状疱疹”,去拍片的时候已经需要用轮椅推著。

因放心不下拉下的课程和实验,朱令看起来非常烦躁,同仁医院的医生也未查出朱令的任何病因,只给她开了氨基酸等消化类药物。

1995年1月23日,朱令担心学校落下的考试和功课,坚决要求出院。

环境系女生张博,曾经和朱令一同上过“视听练耳”课,意外看到朱令“剃了个光头,戴著顶帽子”,心里嘀咕:真是特别酷。

同班同学,物理化学课代表陈忠周回忆说,“很多同学都觉得她脸色有点苍白,没想到她已经病得那么严重。”

1995年2月20日,新学期开学,朱令坚持返校。

除2次周末由家人接送往返回家住过两天外,朱令差不多有8天的时间呆在清华校园内,她“走路已经有些困难”。朱明新很担心,期间几次跑到清华看望女儿,朱令宿舍给朱令新的印象是乱,水杯随便放在桌子上。

这时的朱令,大多数时间是呆在宿舍温习功课、准备补考,每天跑到乐队同学那里用电炉热家里带过来的瓶装中药。

朱令在电话里跟母亲说:“乐队同学要帮我打饭,我不要他们帮忙,我自己打饭。”

朱令在校的两周时间内,只去系里上了一次实验课,一次准备补考的答疑课以及一次物化课的补考,其他时间都是整日躺在宿舍床上,补习因住院缺考的几门课。

身体虚弱的朱令,每日早饭是母亲带给她的面包和壮骨粉冲剂,午饭和晩饭都是勉强撑起,买饭菜端回宿舍半躺著吃,口渴时喝的是同宿舍人帮忙打的水。

清华大学宿舍管理严格,男生不能自由出入。当时朱令住的是6号楼114寝室,同住的有来自北京的朱令、孙维,来自新疆的王琪和陕西的金亚四人。

那时朱令身体极差,她睡上铺,她的力气最多只能到下铺来拿拿书。

考虑到当时她和宿舍另外两位女生关系并不好,作为好朋友的孙维一定照顾她较多,成为第一怀疑对象。

第二次中毒

1995年3月3日,朱令再次因不明原因发病,双脚疼痛难忍、双手麻木,不得已再次独自回家。

当时的朱令又长出几厘米长的头发,她告诉母亲“全身都疼,最疼的是脚”。

朱明新大惊,带著女儿朱令前往北京市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专家门诊就医,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舜伟给朱令看病,李舜伟告诉朱明新,朱令的症状“太

像60年代清华大学的一例铊盐中毒病例了”,他建议朱明新赶紧去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劳动与卫生职业病研究所专家张寿林处做鉴定。

张寿林其后与李舜伟会诊,高度怀疑朱令是“铊中毒”。在朱令神智清醒的时候,曾向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舜伟否认她有在实验室接触铊盐的传言。

李舜伟对此不敢轻信,特询问清华大学化学系,请求出具书面证明。

化学系老师出示了学生接触化学药品的清单,肯定朱令并无铊盐接触史,此事被记入病历。

清华大学化学系的一位老师也告诉朱令父母,清华的化学毒品管理很严,两个人拿毒品柜的钥匙,同时开方可取出。

因各方面原因以及条件限制,朱令没有做铊中毒鉴定,而是在协和医院急诊室一边观察一边等待住院床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清华学生提到,“查遍SCI(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和美国化学文摘数据库,整个清华大学发表的文章中涉及到铊盐的,从1992年到2002年只有三篇。

其中有一篇是1996年发表的,从化学类文章的周期来说,其中的工作应该是1994年到1995年之间完成的,这个时间正好是朱令被投毒的时间。

随后她的症状加重,开始岀现面部肌肉麻痹、眼肌麻痹、自主呼吸消失,朱令住进协和医院的神经内科病房,协和医院按照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经炎诊治。

1995年3月23日,朱令中枢性呼吸衰竭,协和医院采取了气管切开术。

次日协和医院开始对朱令采取血浆置换疗法,前后8次,每次均在1000毫升以上,有些人认为这对未确诊的情况下维持朱令的生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在这个过程中,朱令感染上了丙肝。

因此,朱令被送入协和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依靠呼吸机维持呼吸,两天后朱令陷入昏迷状态,这一昏迷就是几个月…

协和医院对朱令进行了多项检测(包括艾滋病病毒HIV,脊髓穿刺,核磁共振,免疫系统,化学物质中毒,抗核抗体,核抗原抗体和莱姆病等),但除了莱姆病以外,其它项目的化验结果皆为阴性。

1995年3月底,朱令的一名女同学给朱父吴承之打电话,告诉他“朱令还剩下的面包,我们几个分了吃了。

“很明显,有人在销毁证据。”吴承之向记者回忆这个细节时强调。

一位知情人介绍,如果当时能保存那些面包的话,可能很快便能査出毒源,但证据如此“及时”地“销毁”,很有可能是投毒者所为。

寻找治疗方法

1995年4月8日,周末。

朱令中学同学,北京大学力学系92级学生贝志城和5名中学同学去医院看望朱令。

事后希望能找到方法帮助朱令,贝志城说:“我和朱令是中学同学,初三同班,当时关系不错。但之后朱令姐姐意外身故后,朱令性格比较孤僻了,打交道就少了。

大学后完全没见过面,所以朱令第一次中毒也没有去看望过。

第二次朱令大概05年3月中中毒,也是到4月有同学告知说朱令可能不行了,去见最后一面吧,才去探访的。

贝志城描述:“我们每次一个进入CU,那个我们熟悉的美丽、活泼、多才多艺的朱令,头发全秃,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双腿发软,想跑又跑不动。”

一个男同学说,我们一定要救朱令。

“那时我刚刚接触互联网,就和朱令的父母说了,要通过互联网求助,确定朱令的病因。

朱令的父母对互联网一无所知,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兴趣。

贝志城找到在实验室能用UNIX上网的同学蔡全清,请他帮忙在互联网上发电子邮件求助,描述朱令病情希望得到专家意见以确定病因。

哪个同学见到朱令那个样子都会想尽办法去帮她,当时因为我们宿舍正在做 Internet的实验,而当时几乎没有人知道internet是什么,只有北大、化工大学中科院计算所三条线路有Internet。

蔡全清等迅速找人拟好一篇地道网络新闻及公开信。

当晚他们从北大力学系联入Internet,在Internet的新闻网、 Usenet和 Bitnet的邮件讨论组中发出求援信。 Usenet和Bitnet是 Internet的子网,蔡全清在炎热的机房守了一夜,3小时内就开始收到回信。

同宿舍同学刘利编写了个,利用关键字对这些信件进行归类。

十天内他们共收到来自18个国家的专家回信1635封,其中30%认定为铊中毒,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远程医疗专业的博士李新专门建立了个网页帮助对朱令

进行网上会诊。

朱令的乐队同学、后在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任教的黄开胜等人在1995年4月至5月期间从贝志诚那里取回从国外发来的一部分电子邮件,共1635封,并逐一进行了阅读。

黄开胜在1998年4月25日的一份书面材料中提供的数据显示,“提出诊断意见的电子邮件有211封邮件认为朱令是铊中毒,占提出诊断意见的电子邮件总数的79.92%。

贝志诚在北大征集了20多名北大同学义务翻译,不断地把信件译成中文,送给朱令父母,希望他们尽快转交给主治大夫,给朱令做一次是否铊中毒的检测,但是协和均以“干扰治疗”的名义拒绝。

后来物化2班团支书薛钢声称,组织班级里同学将邮件翻译好后没有交回给贝方,而是直接交给系里老师转给了协和。(未证实)

贝志诚回忆:时任ICU主任的大夫还说,他们这是在给院方施加压力。

由于互联网上的回信怀疑是铊中毒,当朱令父母得知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可作铊中毒鉴定后,在一位有良心的协和医生暗中帮助下,取得朱令的尿液,脑脊液,血液,指甲和头发,于1995年4月28日来到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进行检验。

当天,陈震阳即出具了检测报告,认为朱令为二次铊中毒,第二次中毒后朱令体内铊含量远远超出致死剂量,并怀疑有人蓄意投毒,同时建议服用普鲁士蓝解毒。

当陈震阳先生看到频谱仪打到尽头时,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的体内会有这么多铊?绝对在1个致死量以上!陈震阳很负责地将实验重新做了一遍,同时找了一个女同事帮忙,将两付样品比著做,结果朱令那付仍是强阳性,而女同事的则是阴性。

我在写报告的时候,心情很沉重。这是中毒案!人命关天,毒从哪来?这种急性铊中毒一般极可能是一次大剂量地吞食。”陈先生说。

靠原卫生部部长崔月犁的帮助,吴承之找到了普鲁士蓝。

原以为药费很贵的吴承之怀揣2000多块钱,结果买了一小箱,10瓶仅用40多元,合计一瓶4元多。

朱令服用之后,病情立刻得到控制,逐渐稳定,开始好转。想起之前在协和的总计治疗费50多万元,“真正的救命药仅需40多元。”吴承之的语气里充满无奈。

得知是铊中毒后,朱令父母于1995年4月28日晚通过朱令舅妈找到时任清华大学化学系副系主任、主管学生工作的薛方渝教授,朱令舅妈在薛方渝家提出报案的要求。

薛方渝教授当即请示时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的贺美英和清华大学校长王大中,请示后薛方渝立即打电话向兼任清华大学派出所副所长的保卫部长报案。

朱令的舅妈又与薛方渝教授联系,要求立即迁岀同宿舍的同学以保护现场,查封朱令在学校的物品,进一步化验。

薛方渝教授表示,迁出同学有些困难。

立案调查

协和认为朱令是二次中毒,公安部门介入调查。

与朱令联络过的清华—位老师告诉他们,朱令的杯子,后来在同学打扫卫生时,在宿舍床底下被发现。

吴承之说:“据当时勘察现场的民警后来跟我们说,钱撒了一地,其他同学的东西都没丢,唯一不见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

朱令用过的不锈钢杯子也被扔到了床下,我们怀疑凶手在消灭投毒证据。

铊是一种剧毒化学品,据公安局有关人士说北京市工作中需要使用铊和铊盐的单位只有二十多家,能接触到铊的只有二百多人。

警方并且排除了朱令本人曾使用或接触过铊盐,也排除了其家人和亲朋接触过铊盐。

朱令家人委托的两名代理律师之一张捷指出,“根据警方目前提供的情况来看,有人故意投毒是朱令中毒的真实原因,也就是说背后存在一个凶手”。

而了解内情又有几十年破案经验的老公安王补推断嫌疑人的范围是很小的”,并根据清华大学女生宿舍的严格管理,进一步推断“朱令身边就有凶手”。

随后,室友孙维被列为唯一犯罪嫌疑人。朱令的母亲朱明新说,她判断孙维是“最大嫌疑人”。

主要有如下依据

其一,当年清华大学曾经向她证实,“孙维是校内唯有机会接触到铊的学生”;

其二,“检验结果证明,朱令是先后两次铊中毒,而第二次中毒地点就在宿舍内”

三是他们向警方报案后没几天,朱令住过的宿舍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盗窃案,唯一丢失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我们怀疑凶手在销毁投毒证据

朱令在民乐队期间,开始和孙维的关系产生摩擦。她曾经问过母亲:“为什么一个好朋友即使好到特别亲的地步,也总有不好的地方呢?

“有一次,民乐队的临时取消,朱令就去北太平庄的古琴老师处上课,练完后回学校上自习,谁知孙维告诉班上同学‘今天乐队没

本来朱令在民乐队的活动多,很少参加班级的活动,她自己心里也有压力,这样一来,同学更会认为就是乐队没活动,朱令也不愿意参加班里的活动’,朱令感觉很别扭。”朱明新回忆,这样的“别扭”还有好多次。

在另一次,民乐队请了音乐学院的老师开课,朱令回家后告诉母亲,孙维跟老师说朱令的音乐水平已经很高、不用点拔太多了,将朱令挤到后排,朱令因此很不高兴。

而案件的另外一个争议点是孙维的爷爷孙越崎,孙越崎曾在中华民国政府孙科内阁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行政院资源委员会委员长、何应钦内阁内任经济部长等部会首长。

1950年代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主党派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重要成员,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常委。

曾当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常委、副主席、监委会主席、名誉主席等职

因此,坊间传言:凶手打通了关系,导致有关部门的调查只能中断。

警方一直没有充足的证据将孙维列为嫌疑人,随后在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将孙列为嫌疑人进行问讯。

1997年4月2日,孙维作为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北京市公安局14处带走,并在印有犯罪嫌疑人的纸上签字。

在被连续侦讯审问8个小时后,孙维被家人接回家

起诉医院

1996年6月,朱令从协和出院,又转入其他医院及一家康复中心继续治疗。

吴承之说:“由于误诊延误了治疗,铊毒破坏了朱令的大脑神经、视觉神经和四肢神经,导致了她100%伤残。

朱明新说:“我当时还很不想打官司,主要是想给女儿一个好一些的医治环境,再加上我一再考虑是否将来还可能不得不回协和去治病,它毕竟是中国最好的医院,要不是亲朋好友一再鼓励,我可能就让这件事不了了之。

后来的情况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协和一再地出具与事实不符的证据,我的决心也就越来越坚决,直到后来变成了我是家里惟一坚持要打完这场官司的人。

朱令家人认为,协和医院误诊并耽误了治疗时间,才使得铊中毒给朱令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

1996年12月,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截止至今,未见披露姓名以及所在所)提供法律援助,接受朱令家人的委托将协和医院起诉至东城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近80万元

1997年10月,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中心作出协和医院不存在过失、不属于医疗事故的鉴定。

1999年4月2日,一审协和医院胜诉。

1999年12月,免费代理此案的浩天律师事务所律师俞蓉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岀重新进行鉴定的申请,法院委托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再次鉴定,该单位出具了鉴定意见:“(协和医院)该不作为的行为导致被鉴定人朱令病情被诊断的延误,因此,北京协和医院在本次医疗行为上存在一定的不当之处”。

2000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协和医院补偿朱令医疗等损失10万元。

案件进锃

警方在1995年夏秋时分到朱令父亲单位调查过朱令父亲和孙维父亲的关系

警方在1995年通知朱令家属“只剩一层窗户纸了

1996年,清华大学派出所所长李慕成告知朱令父母有对象”,“上面批准后,开始短兵相接

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14处有关领导对朱令家属表示案件难度很大,仍在努力之中;

1997年2月,化学系薛芳渝教授告知朱令家人,校方将配合警方作一次有效的侦破行动,但后来一直没有下文。

1997年3月朱令家人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长,指出朱令的同学即将毕业离校,其中很多人将出国留学,此案急需抓紧侦破,不久又上书国家领导人。

在朱令母亲朱明新1997年11月发表在UCLA朱令铊中毒远程诊断网上的一封信中提到,警方迄今一直怀疑为朱令同舍和同班同学的一位女生是投毒真凶。

警方同时说明有证据显明是嫌疑人自己利用铊中毒测试报告出得太晚,破坏了朱令宿舍的物品,使得仍还有小于1%的硬件证据缺失。

但警方表示不会放弃并有自信心在公开的法庭上给嫌疑人定罪。

但是,从1995年5月7日以来的11年(2006年),这个案件没有进入法庭阶段,北京警方一直没有宣布侦破此案,也没有公开任何有关的细节和原因。

但主要负责这个案件的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在06年对采访他的记者提及“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定结论”,且“这件事情很敏感”。

1998年8月25日,公安机关宣布结案并以“超过法定期限″为由解除孙维作为嫌疑犯所受到的强制措施。

但匪夷所思的是,公安机关没有告知朱家此案已结,朱令父亲声称“之前得到的答复一直都是‘正在调查中。”直至2008年申请信息公开时,才获悉已于1998年结办。

再起波澜

2002年,在网上有人撰文指出,向朱令投毒的嫌疑人是孙维。

同时,贝志城以真名实姓在“新语丝”网站发表《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一文,介绍了一些内幕,直指凶手是孙维。

2005年11月30日,在天涯社区,一名ID为skyoneline的网友发表了《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重提此案,在社区内引起了关注

同年12月30日,一个ID为“孙维声明”的网友(此帐号由孙维父亲证实为孙维本人,同时也被在天涯发表评论的部分物化2班同学证实)发表了《孙维的声

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以孙维的名义公开为自己辩解,激起众人的讨论并引起网民对此案极大的关注。

在网络上,很多网友谴责孙维为投毒者,一些网友找出了孙维的家人、住址、所在单位等信息,还有朱令和孙维所在班级的同学列表

孙维否认外界关于她是清华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学生的焦点问题,“多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

因为我相信清者自清……但是最近网络上关于我的谣言愈演愈烈,使我不得已决定作一些必要的声明

我是清白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受害人。”声明中说,1997年4月2日苏荟接受了警方的询问,询问8个小时后警方通知孙维家人将其领走,之后再也没找过她。1998年8月警方宣布解除孙维的嫌疑,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和朱令中毒有关。

声明中说,孙维每次帮老师做实验使用的铊溶液是别人已经配好了放在桌上的。“最重要的是学校对于有毒试剂没有严格管理,铊溶液和其他有毒试剂在桌上一放就是好几年,实验室有时也不锁门,并对外系学生开放”。

孙维在声明中写道:“在我发表声明之后,天涯论坛中又不断出现了很多新的谣言。刚看到这些荒谬谣言的时候我无比愤怒,在这样一件人命关天的事情上竟能造出如此恶毒的谣言!但这些天的情况让我彻底明白了,除了好事者外,有人在专门生产谣言!因此谣言是永远驳不完的。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唯一的办法是公安重新侦查,查明真相,在这一点上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我已委托家人于2006年1月9日向公安机关正式提交书面申请,另外,我在申请中再次向公安机关提出了对我进行测谎的要求。”

2006年1月中旬起,《中国日报》、《新闻晨报》、《法制早报》、《南方人物周刊》、《新民周刊》、《青年周未》、《华夏时报》、《大连晚报》等众多

媒体对朱令事件相关内容以及网络上的讨论进行了报道。

2006年初,随著社会舆论的加剧,此案昔日惟一的犯罪嫌疑人孙维(孙释颜的原名)更名为孙释颜,将原本1973年8月10日的出生日期更改为1973年10月12日,并用中学时期拍摄的身份照片办理了新的身份证件。

2007年1月22日、23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东方时空》节目播出专题记录片《朱令的十二年(上)(下)》将此案的关注又推至一个更新更广的高度。

2008年5月12日,朱令父亲吴承之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公开朱令急性铊中毒案侦破过程和结果的申请,并于当日被受理。

十八天过后,市公安局以“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为由发出“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

舆论认为警方有责任、有义务向公众澄清并及时回应:

1.朱令案到目前为止19年悬而未决的局面,究竟是何原因?

2.警方当时掌握了哪些证据?

3.案子卡在哪里

4.当初警方那些”只剩一层窗户纸了”的表态是否属实,又指向哪个嫌疑人?

5对朱令家属的询问乃至申请信息公开,究竟为何搪塞、不予告知?

6玄之又玄的所谓”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具体指的是什么?

7.特别是公众质疑的,当年本案有没有受到权力的不正当”干涉”?

2013年5月9日,李春光依授权曾再次向北京市公安局方面寄送《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结办”朱令案的事实材料依据、规范性文件依据及相关程序文书资料等。

5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回应称,当年“认定有投毒犯罪事实发生”之后,曾组成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但由于“时间已近半年,相关场所没有监控设施,犯罪痕迹物证已经灭失”,并否认警方在工作中受到干扰。

2013年4月18日孙维时隔7年发帖:《等待真相笑骂由人,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

奇怪的来信

2013年9月26日,网友@Fang_2014在微博发布了“—封奇怪的来信”信中逻辑惊人

据称,“2013年6月底,朱令家人收到一封写自美国洛杉矶、寄自拉斯维加斯的信件”,落款“冬冬”的作者在信中称,如果不是朱令影响别人休息,“也不会被同宿舍人集体毒残”

南都记者未能联系到“@Fang_2014″求证信件照片的来源。

据微博记录,此前其曾去医院探访,“和吴叔叔、朱令晚饭前一起在医院里散步”。

@Fang_2014的微博发出后引发猜测,简介为“帮助朱令基金(海外)官方微博”的@帮助朱令在微博中指出,从照片看,这封打印信用的是A4,当地并不通用,“在美国基本上买不到A4大小的纸”。

@Fang_2014称,“信件已交@平安北京,目前尚未得到答复

孙维

案件难破并不是凶手有多高明的手段,很多原因造成的。

病情的确认?

主治医师李舜伟本来就是铊毒专家,曾经治愈过铊毒患者,还出过书,防治铊毒。

所以对铊毒病情不应该迟迟没发现

但是我仔细看了很多份资料,李舜伟应该不是朱令的主治医师,仅仅只是初诊的接诊大夫而已。

化验单交到朱令的主治大夫手里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还不一定吧。”交到当初初诊朱令铊中毒的李舜伟医生手里时,他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他等于是被同行说服了。

后来的报道里提到过“朱令父母拿著化验单找到协和医院负责朱令的大夫魏镜。

“她看后没什么表情。我冲到楼上找李舜伟,他拿了(化验单)就往ICU走。

这个魏镜应该才是主治大夫,是个女大夫。

但协和耽误了朱令的病情,这是毋庸置疑的。

现场的破坏

从中毒到立案,这个时间太长了。

传闻警方从孙维床下孙维的箱子里搜出了一个彻底洗干净的朱令的咖啡杯,孙维说在朱令住院期间,怕杯子落灰洗干净了收藏好。

而孙维在声明否认了这一说法:孙维和朱令的同宿舍同学,当时在场,并且和警方合作指出朱令的东西。

警方公开搜查朱令的宿舍,带走朱令东西的时候没有出现发现咖啡杯的事情。

权利的重压?

孙越崎曾任应为政协常委,而非政协副主席。

同时也有人指出,朱令家背景同样不凡,且犹在孙维家之上。

原文:

但你们知不知道朱令家族有没有权?

朱令家当年为何没请律师?

是因为不需请律师,他们有关系直达天听,朱令的外公是北京市委的官员,后官至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顾问,一二九运动的老革命,曾任燕京学生自治会主席,和副总理黄华是老同学老战友,在华北局跟著彭真,和后来的卫生部长崔月犁是一起和平解放北京的铁血战友,后来在文革里一起挨批,革命感情非同一般(崔在文革中是跟著刘仁一派挨批的,而刘仁就是朱外公朱的入党介绍人)崔月犁也是帮助朱家找到铊解药普鲁士蓝的人。

而且崔月犁本人是中顾委委员,中顾委委员的影响力和政协副主席相比如何?

更不用说当年在崔月犁面前,孙孚凌只能是小字辈。

可以说朱家权势还在孙维家之上,这事根本不是网上所说的官三代只手遮天压下事的事儿。

所以这个说法也变得扑朔迷离

校方不予发放毕业证?

在警方让孙维在嫌疑人签字之后,校方限制了孙维的毕业证发放,不予发放不给她毕业证。

如果朱令家权势犹在孙维家之上,那似乎也可以说清华受到了压力。

由于清华始终没有给出原因,没有颁发的原因难以判断,也变得扑朔迷离…

这个原因也无从得证…

孙维指挥同学发帖支持自己找水军?

据悉来源于黑客黑进了邮箱发现的孙维指挥同学发帖的证据。

真假未定。

文章声明:
1、本站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严禁用于商业用途,因此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自行承担。
2、本站不对文章内容的完整性和安全性负责,请自行辨别,如发现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3、若文章中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留言告知我们,本站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